相关文章

妇科“中药”胶囊内竟装鸡饲料(组图)

图为:韩涛自称“没有法律意识”

文图/本报记者高琛琛 赵雯 通讯员罗志 黄章红 实习生杨帆 杨丙乾

网上售卖的一盒盒精美“纯中药”,竟然是由鸡饲料、玉米淀粉再掺入精神类药品、激素、降压药等西药粉末“精制”而成。昨日,武汉市汉阳区法院一审作出公开判决,31岁的天门男子韩涛因生产、销售伪劣药产品、伪造公司印章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6个月,处罚金137万元,刷新了去年武汉网上销售假药“第一案”的纪录,这是目前全国制假药案中判处刑期最长的一次。

巡查意外发现小楼竟是假药“基地”

2009年8月3日,汉阳区琴断岭派出所干警巡查至琴断岭88号的一栋四层楼房时,他们停下了。“附近居民反映,里面常有机器轰鸣,我们上去看看!”结果让他们颇感意外这个小小的四层楼民房,竟是一个生产假药的“窝点”!民警迅速通知了江汉刑警大队和武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,检查工作随即开展。

工作人员发现,这里的生产流水线“井然有序”。一楼是“包装车间”,摆着一个自动化程度颇高的铝塑包装机。据了解,若全天开工,它可生产胶囊版7万多版。旁边一个红色大桶里,装满已做好的胶囊,等着包装。封口机、打钢印的机器一应俱全。二楼是“配料车间”,堆积着大量感冒药品的各种包装盒、药品说明书以及部分加工成型的假药。三楼俨然一个“胶囊灌装车间”。胶囊灌装版、胶囊抛光机、药品原辅料(初步判断为鸡饲料、玉米淀粉)、搅拌机都在这里聚集。四楼则是“废弃车间”,废弃的边角余料堆满整个房间,生产量之大可见一斑!

租民房雇亲戚农民“创业”开“药厂”

这个生产作坊的“老板”,正是31岁的天门人韩涛。小时候,韩涛没读几年书就不愿再上学了。14岁那年,韩涛“出来混”,一个在武汉远房叔叔带着他,一起做药品生意。

当时,他们只是简单的“打工族”,将别人做好的成品药拿回家来,做个包装赚点手工费。2007年底,韩涛和叔叔在家里合计:给人打工了这么多年,也没赚到什么钱,还不如自己当老板。2008年11月,在没有任何药品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,韩涛自己开起了“药品厂”。在汉阳区琴断岭,韩

涛找到一间偏僻的四层楼民房,从外地采购了制药、压片、包装等机器,还请来自己的婶婶等亲戚作为“员工”。在其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韩涛假冒正规厂家名义,“创造”了子虚乌有的“黑骨滕追风活络胶囊”,“参松养心胶囊”、“抗妇炎胶囊”等数十种假药。

为牟利制假药妇科药胶囊内装鸡饲料

2009年上半年,颇具“头脑”的韩涛看到,广西桂西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某种妇科药销售十分好,韩涛便打算仿造此类药作假贩卖。

用什么原料呢?“反正鸡饲料吃不死人。”于是,韩涛买来一些鸡饲料灌入胶囊中,再加上药品包装,摇身一变,就成了来自正规厂家的“联邦·妇炎康胶囊”。一袋鸡饲料,可以做成12万粒胶囊。

据了解,韩涛假药的“主料”是鸡饲料和玉米淀粉。为了保证“疗效”,在某些胃药、心脑血管药品中,他将西药、精神类药品等,碾磨成药粉,加到胶囊中。用这样的方式,韩涛制作并售出假药19万板,将成本几毛钱的“药品”,卖出了几十、几百元的高价,共销出价值人民币273万余元的假药。

与犯罪嫌疑人面对面

记者:判决结束了,你有什么想法?

韩涛:判得太重了,情况与事实不符,我会继续上诉。

记者:哪里不符呢?

韩涛:我只是做药品加工生意,用的是别人提供的原材料,我不知道这些原材料是什么成分。

记者:你不知道做的是假药?

韩涛:我之前不知道,直到公安机关和药监部门来查时,我才明白。但是这些药肯定是有疗效的,要不然怎么会有市场呢?

记者:你不知道这是在害人吗?

韩涛:我只有小学文化程度,没什么法律意识,以为只是做加工生意,不知道会对别人造成伤害。

记者:听说你有个9岁的儿子?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儿子吃了误买的假药会怎样?

韩涛:(沉默不语)

发现制售假药请及时举报

刘局长提醒市民,一定要从正规的药疗机构和零售药店获取药品,不能轻信街头散发的各种药品传单和小广告,尤其不能轻信网上的药品信息。一旦发现制假售假违法犯罪,要及时向药监部门举报。(举报电话:027-85711111)